“农民工”不再是体力劳动者代名词

点击:147 信息来源:经济日报 添加时间:2021-08-24 14:09:00


      我国农民工结构已发生深刻变化,新生代农民工成为该群体的主力军。把握好新生代农民工带来的人口红利,既是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关键,也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。要加快推动城乡融合发展,让他们在城乡间进退有据,可以安稳留乡,可以踏实进城,可以返乡创业。

  日前,北京市外来新生代农民工监测报告发布。报告显示,2020年北京新生代农民工占比达到50.1%,从事IT行业占比大幅提高,在所有行业中增幅最大。

  继2017年新生代农民工比例在全国范围首次过半后,该群体比例在北京也实现过半。这意味着,我国农民工结构已发生深刻变化,新生代农民工成为该群体的主力军。随着农民工群体代际更替出现的质变,“农民工”3个字不再是体力劳动者的代名词。把握好新生代农民工带来的人口红利,既是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关键,也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。

  新生代农民工指1980年以后出生的农民工,他们的常住地在城市,户籍地仍在乡村。过去,很多人模糊感觉到,这批拖着拉杆箱的农民工与扛着蛇皮袋的农民工有所不同。如今,当月薪过万的IT行业与新生代农民工出现交集,进一步打破了人们对农民工群体的刻板印象。他们有几个显著特征:没有或很少从事过农业生产,依然吃苦耐劳,爱上网、敢消费,愿意自我提升,不单重视薪酬高低,更看重职业前景和自我满足。他们中有人希望能融入城市,也有人愿意带着积累返乡。

  过去,由于城乡二元体制的限制,农民工融入城市面临就业难、住房难和落户难等问题。彼时,大量农民工缺乏一技之长,局限于传统的建筑业、低端制造业、初级服务业,且流动性较大。伴随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和户籍制度改革的深入推进,近年来各地出台了不少政策,从规范劳动合同到完善各项保险,从解决子女教育到享受市民化待遇,让想融入城市的农民工心里更加踏实。

  城市发展离不开“白领”,也少不了快递员、保洁工。一方面,无论经济怎么转型,依然需要大量的非技工型农民工从事各类服务业。“招工难”的背后是农民工总量增速在下降,农村剩余劳动力正从无限供给向有限供给转变。另一方面,伴随科技进步,对技术型农民工的需求与日俱增。如今,新生代农民工的学历水平、学习意识都在提升,正加快向新型技工转变,职业选择也更加多元,他们中很多人有能力从事IT行业,也能胜任更多高新技术类行业。

  亿万农民工在城乡之间长时间、大范围有序有效转移,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独特现象和强大支撑。过去,新老农民工用智慧和汗水支撑了中国制造、实现了中国奇迹,推进了工业发展、城市建设。如今,对高素质新生代农民工的依赖和争夺,更考验着城市和企业的智慧,需要做出针对性改变。在过去,大量企业的利润是建立在廉价使用农民工基础之上的。现如今,企业就要改善就业环境,增加职工福利,学会向农民工让利;而城市则要推进新型城镇化,提高基本公共服务水平,通过日趋公正的制度环境和更亲切的人文关怀,增加对高素质农民工的吸引力。

  有说法认为,新生代农民工徘徊在“留不下的城市”和“回不去的乡村”之间。尽管事实并非如此,但这种观点却警示我们,要加快推动城乡融合发展,让他们在城乡间进退有据,可以安稳留乡,可以踏实进城,可以返乡创业。尤其要让那些在城市失去竞争优势的农民工可进可退,在农村可以有地种、有房住、有事干。无论是推进新型城镇化,还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都不能以损害进城农民权益为代价,要保护好他们的农村土地权益和集体资产权益。只有这样,高质量的农村劳动力才可以顺畅流动,更好发挥农村劳动力弹性供给对经济发展的作用。





[ 打印本页] [ 关闭窗口]